作者推荐:《蒋介石卖国实录》(琉球、外蒙古、江心坡和南坎、钓鱼岛)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6

  一、【琉球丢失始末】  1、《日记》(1943年11月23日):七时半应罗总统之宴,谈领土问题,东四省台湾澎湖皆归还,惟琉球可由中美共管,此由余提议;2、美国外交档案《开罗和德黑兰会议》:总统不止一次问中国要不要琉球群岛,蒋答中国愿参与中美对琉球的占领,在国际组织托管下二国共同管理。

  二、【外蒙古独立始末】  《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第21卷171-173页:外蒙独立乃实践三民主义的楷模!我们对于外蒙合理合法的要求,决不加以阻碍,并将予以扶持而使之实现。 西藏民族的政治地位,我们政府亦将如对外蒙一样的精神扶助他们的独立。

1946年南京政府公告1946年民国公报1947年民国地图截图(留意分界线)今台湾政府关于外蒙古独立时间的回应  三、【江心坡与南坎丢失始末】  江心坡与南坎是中国(明、清)的册封地,中国是它的宗主国,由孟养土司掌管。 1886~99年被英国逐渐吞并,清政府永租予英缅政府。 1911年英国占领片马,34年占领班老、班洪,41年国民政府与英缅换文承认该地未定界,47年英国将此地移交予缅,国府未予抗议,追认永租有效。

  事实上,自明朝开始中缅两国的边界就一直有争端,而明朝对西南边陲使用的是羁糜制度,这种松散的管理在现代国际法上确实不能简单的理解为绝对的主权,一如民国前的西藏与蒙古那样,而且云南土司管辖的地方本身的政权就非常混乱,他们往往是在一个极小的领域里有数十个甚至上百个部落组成,结构非常复杂、原始、落后,明朝与清朝对他们的实际管理远达不到清朝时期西藏的噶厦政府那样具备的鲜明的行政管理痕迹。   以下为国民政府默认江心坡与南坎永租予英缅的证据:  1、1929年英国正式对江心坡与南坎实行有效控制,时中国政府未予表示;  2、1930年民国地图未标识江心坡与南坎地区(见下图);  3、英军1934年进攻班洪、班老(当时受中国控制)地区,当地土司反抗,但南方政府未予明确表示;  4、1941年英国以日本威胁为由照面重庆政府,要求关闭滇缅公路,重庆政府于当年6月18日以政府换文的形式与英国签订《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当中同意英国以佧佤山为中/英(缅)边界线,把含江心坡与南坎以及班老、班洪在内的地区划给缅甸(此即为著名的1941年线,给日后新中国收回江心坡地区以最大法理制掣);  5、1942年9月,国军上校团长谢晋升带600人队伍进入江心坡欲建立抗日据地,英国抗议,蒋介石遂令其退出;  6、1945年间,30余万占据胡康谷地和腊戍地区的中国远征军,在英国的要求下,全数退回云南,其中还把片马地区给了英国(后由老共收回)。

百度名片图片,留意第二幅  结论,要收回江心坡与南坎需解决以下2件事:  1、合理解释1930~1947年国民政府为何不抗议?  2、合理解释为何国民政府与英缅政府签订1941年线并废除此协订;  蒋介石做了那么多蠢事,还想收回江心坡和南坎,可能吗?1930年民国地图全图上图截图,可见确未标识江心坡与南坎地区,包括班洪、班老  四、石愿慎太郎感谢蒋介石助日本取得钓鱼岛  原文:尖閣諸島という国難(节选)  发表:《文艺春秋》月刊7月号(2012年6月18日)  作者:【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  尖阁群岛虽无人居住,但在当前国际形势下却显得弥足珍贵,其重要性超出了国民的想像,更重要的是它扮演着能够左右这个国家命运的角色。 实际上我与尖阁群岛有着很深的渊源。   事情要从我敬仰的贺屋兴宣先生在暗中协助前首相佐藤荣作完成冲绳回归的事情说起,当时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解决与台湾关于尖阁群岛周边海域渔业捕捞权的摩擦,那时问题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

在冲绳回归的大背景下,此事有如肉中刺一样刺激着政府的神经。

  为了使冲绳得以顺利回归,贺屋先生暗中奔走活动,就此问题对台湾政权进行安抚,期间还与蒋介石的顾问张群多次进行了会谈。 (备注:1968~1971他任日本参议院议员)  在贺屋先生的努力下,冲绳最终得以回归。 佐藤首相首先向负责的山中贞则长官问起当时尖阁周围是否有台湾的渔船。

在蒋介石的协助下当日早上尖阁周边一艘台湾的船也没有。

在那之后,我也应邀与贺屋先生一起前往台湾答谢。   一直以来尖阁周边风平浪静,但随着大陆的北京政府实力与日俱增,岛屿的周边逐渐变得险象环生。 。 。

(略)石原作品《尖阁列之国难》截图证明  台湾民主斗士、著名记者、报人阮大方《向时代呛声,对历史负责》节选:  民国56年9月我因反对美国把琉球交给日本管辖,而到处找资料,撰写了六篇十分有内容、图文兼备的专栏稿,特别强调钓鱼台列岛不属于琉球,应归属台湾!不料才刊出四篇,就大祸临头,被蒋介石亲口下令停刊。

原来美国在向联合国提出终止琉球托管、交给日本管辖之前,即曾向蒋先行照会,当时维持对美関系友好,是最高国策!  因此,负责宣传的执政党第四组(文工会)为此正式行文各个新闻媒体不要报导及评论此事。 这封公文事后在社长抽屉中找到根本没有拆阅,当然也没通知编辑部!我的专稿见报首日,编政组日记上还评为〝独家〞叙奖!却不知巳被执政党盯上,到了中常会上,就向蒋介石告状,据说蒋非常不悦当场口谕:叫他不要办了!经济日报停刊了四天!结果是:社长没被公开处分,但职权明显减少!总编辑丁文治先生去职,采访主任王彦彭先生被记过!我则被调动采访路线跑工商新闻,虽未明说,我自知是不准我再写政治性的新闻稿了!  阮大方的佐证,说明蒋介石暗助日本控制钓鱼岛确有此事。

另:此段秘史经台湾东森新闻报道,台湾资源记者蔡汉勋于2010年也写过专文揭露。

  SO,请问蒋介石是千古完人还是千古罪人?。